页面载入中...

90岁民俗学家乌丙安在德国柏林逝世,深研中国民俗学65年

admin 番号搜索 2020-02-09 510 0

  但无论怎么变,有两点应该不会变:俄罗斯不会实行西方式“三权分立”,也不会变成一个松散邦联制国家。俄罗斯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集权作为中心,将境内184个民族,80余个联邦主体统一到一个利益共同体中,从而消弭政治分裂的风险,这是苏联解体带给俄罗斯的深刻教训。

  强化俄罗斯安全委员会,这一条也带给外界许多遐想。

  安全委员会是隶属于总统的会议咨询机构,其成员基本包括了总理、安全局长、外交部长、国防部长、总检察长、财政部长等在内的所有“大员”,因此也被称为“政治局2.0”。

  宪法中并没有对安全委员会有多大权力做具体规定,其影响力的大小因安全会议秘书的个人影响力和行动力而异,总体来说,这些年安全委员会并没有发挥对重大问题的协商作用。

  有专家向刀哥分析,未来俄罗斯安全委员会未来会不会做出安排,由退休总统直接任主席,作为国家权力的“第二中心”。普京像纳扎尔巴耶夫一样成为国家战略领袖,在二线上指挥几架马车发力,目前还不好说,但存在这种可能性。未来,普京有可能做安全委员会主席,有可能做议长,也有可能做统一俄罗斯党的领袖。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90岁民俗学家乌丙安在德国柏林逝世,深研中国民俗学65年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