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非遗中国:锡雕 - 全文

admin 我要再来一次 2020-02-09 389 0

  这并不让人意外,对他这样的高手来讲,选时机、占先机属于基本操作。

  “后普京时代”这盘棋,普京想怎么下,为什么要这么下?

  先看看普京自己是怎么说的。

  在国情咨文中,普京对宪法提出的修改建议包括:

  在俄罗斯领土上,宪法的地位应优先于国际法。

  国家杜马应有权确认总理人选(总统保留解除总理职务的权力),并有权批准副总理和部长人选。

  总统候选人应当在俄罗斯生活25年以上且没有外国国籍。

  从事“确保国家安全的重要工作”的人员(部长、法官、地区领导人等)不得有外国国籍或长期居住在国外。

  “强力机构”领导人应当由总统与联邦委员会协商后任命。

  俄总统应保有对军队和执法机关的直接领导。

  议会应对组建政府承担更多责任。

  提议未来总统候选人必须在俄罗斯生活25年以上,必须是俄罗斯公民。这就排除了一些流亡的反对派人物当选总统的可能。

  而建议俄罗斯议员和部长们要有俄罗斯国籍,是为了避免被西方通过制裁进行讹诈。

  除这两条以外,我们看到其他几条大多是围绕杜马等关键词展开。

  以往的俄罗斯权力架构是“强总统、弱总理、弱议会”式的,总统征得国家杜马同意,任命总理,如果国家杜马不同意,总统可以将其解散。而在新修改提议中,由国家杜马批准总理候选人资格,根据总理提名,批准内阁成员资格,交由总统任命。

  以往副总理、各部部长等职务由总理提名,总统任命,国家杜马不参与。在新修改提议中改为由总理提名,国家杜马批准,总统任命。

  很明显,这是由以往的“强总统、弱总理、弱议会”向总统、总理、议会三者更加平衡方向调整。

  俄罗斯的“强总统”权力架构是由宪法予以确认的,是苏联解体之后的混乱与鲜血中产生的。

  当时,俄罗斯分裂成以叶利钦为代表的“总统派”,和以哈斯布拉托夫领导的俄罗斯联邦立法机关为代表的“议会派”。双方就俄罗斯应该施行“总统制”还是“议会制”争论不休。

  1993年10月3日,叶利钦炮打立法机关所在地“白宫”,冲突造成142人死亡,744人受伤。经过这次流血事件,俄罗斯的强总统制确立了下来。

  然而,由于叶利钦时期经济社会发展凋敝,政治纷争剧烈,政权疲于应付各种突发状况,强总统制缺乏力量根基,能发挥的余地很小。

  直到普京时期到来,事情才发生了转机,普京领导俄罗斯政府打击分裂势力和恐怖主义、抵御西方干涉、维护社会稳定、重挫寡头、重塑议会力量格局,其个人与执政党获得了民众支持,强总统制由此迸发出巨大能量。

  经过二十年,普京基本理顺了原先混乱的政治结构,将权力有效集中起来,维护了国家政治稳定。

  但同时又有隐忧,有学者分析,普京作为魅力型领袖,围绕他的政治架构及资源是聚光灯式的:一方面,“后普京时代”的领导人能不能具备与普京一样的威望,这是普京不得不考虑的;另一方面,聚光灯式的安排也削弱了总理、议会和地方的主观能动性,让俄罗斯政治出现“乱—治—滞”的变化轨迹,普京作为锐意的改革者,不会让俄罗斯政治出现这样的原地踏步。

  未来,俄罗斯政治权力架构中总统、总理与议会的地位可能将更趋向于平衡,这是普京为“后普京时代”下棋取的势,不管接班人是谁,架构得先搭好。

admin
非遗中国:锡雕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