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 全文

admin 番号搜索 2020-01-21 351 0

  随着科技发展日新月异,故宫的文物修复工作与时俱进。北京故宫博物院和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曾于2015年和2018年在港举办“西洋奇器——清宫科技展”和“匠心独运——钟表珍宝展”,广受市民欢迎。

  此次展览展期为2019年12月14日至2020年3月18日。

      第七届金拴马桩奖大学生影像艺术节于2019129日-12日在西安美术学院举办。此次艺术节包括作品终评会、影像艺术教育论坛、名师工作坊、学术讲座和颁奖典礼等六个单元多场活动,累计征集到国际范围各高校影视、动画、摄影、新媒体四大类共2000余件作品。我们有幸采访了第七届金拴马桩奖艺术节游戏::活力PLAY::ACTIVE工作坊导师汤姆·李瑟(Tom Leeser)

      游戏::活力实验性工作坊于2006年在尼泊尔与当地喜马拉雅儿童基金联合创办。最初汤姆·李瑟希望以工作坊形式来开展关于游戏、劳动、教育、媒体的跨文化对话。探讨创造性研究学习方法,扩充人们对科技以及艺术创作的认知。在这个过程中学员通过游戏式的创作练习与互动,探索作品与观者的关系。

 

Q: Tom,你好。很感谢这几天你带来了精彩的游戏::活力(PLAY::ACTIVE)工作坊。首先和大家介绍一下你的“游戏::活力”(PLAY::ACTIVE)工作坊以及其主要探讨的问题吧。

A: 因为我的本职工作就是教师,所以还是离不开课堂的形式。这些年工作坊的内容一直在不断变化和丰富。但看与听一直都是工作坊的主要环节之一,最近我开始更多地让学生们使用手机拍照来参与这个项目。

正如中国的哲学家老子所说:道可道,非常道,这种美好的思考方式正是游戏::活力Play::Active工作坊所想探讨的。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中,哥白尼告诉我们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达尔文告诉我们人不是自然的中心。如果我们听人类学家的话,我们可能会听到他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西方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的中心是河上的悬崖、麦加的岩石、希腊的地洞,它在任何地方不停地变换和演变。我们观察事物的时候,不仅要分析事物本身,还要弄明白它们的运作机制,一旦你明白了事物的运行规则,你就会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们是如何互相影响的。

A: 美国激浪派运动对我产生了很多影响,他们把反艺术、反规律、反理性、反常规作为永久的主题在艺术中保持下来,这种做法是可贵而必要的,而游戏本身就是在对抗传统和主流的束缚。另外英国儿童心理学家D.W.温尼科特的过渡性客体 (the transitional object)研究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温尼科特将玩耍视为儿童学习的方式。对儿童而言,泰迪熊、洋娃娃玩具就是他们的过渡性客体,儿童通过这些客体去理解周围的世界并帮助他们完成各个时期的个人发展和蜕变。我认为艺术对成年人来说就是一种“过渡性客体”。艺术提醒着我们自己是谁,但这一点常常被忘记。而忘记了这点,我们可能就会回到柏拉图的洞穴之中。

 

Q:在工作坊授课过程中你一直强调也从学生那儿学到了很多。这次来西美你学到了些什么? 

A: 我曾经在尼泊尔、墨西哥都开展过英文工作坊。但这次来西安美院,因为我不会讲中文,需要翻译来协助沟通。这让我开始思考如何跨越语言障碍更好地交流。我尝试着在工作坊中放慢进度,以适应学生们的节奏,逐渐了解中国学生是如何思考和行动的。最终我意识到被转化成艺术的物品本身就是催化剂,学生们在工作坊中创作的影像与声音转变成了紧密的链接,它们能够超越种种边界与矛盾,替代语言去沟通。这就像地下文化和亚文化群体的表达语言,然而外人常常无法解读其意义。如果能排除杂音,创造一个互相信任、有足够安全感的团体,那么翻译的障碍或许也就能被克服。

我学习到的另一件事就是不要依靠偏见去判断事物。一开始对中国的猜想和假设使我很焦虑。但西安这几天生活的体验,我发现人们都非常现代,同时又是如此的平常。我和大家穿着相似的衣服,一样地去工作、回家休息、继续新的一天生活。这次体验提醒我走出舒适圈去陌生的环境看看有多重要,我的思考由此得到了延伸。                

Q: 你创办了加州艺术大学的艺术与科学学院,并形容它是“跨学科”教学(Cross Disciplinary)的实践成果。你如何理解“跨学科”的思维方式?

A: 艺术和科学原本各为一门学科,但当我把它们组合成“跨学科”的形式时,不同的学科由此被联系起来。这就像点与点的连接最终形成了新的网状。我的太太Alison Saar 在昨天《媒介与材料》的讲座中也和大家探讨过如何在创作中运用跨学科的思维方式。她提到了她的一件关于1927年密西西比河洪灾的作品。 创作前她对这次洪灾的历史做了详细的调查研究,联系了很多洪灾亲历者和研究记录者。在她的这次创作中她结合了历史学家、记录者、摄影师的身份,将各学科所提供的知识融合在一起进行创作。这就是一种跨学科的创作实践。

 

Q: 中国很多的艺术学院都在进行“跨学科”教学的尝试,但却很难在学科发展方向上做出果断的抉择。你当时是怎么处理的?

A: 有人专门撰写过一本叫 How Institutions Think 的书籍讨论这个问题。跨学科对艺术家来说是一种自然的倾向,但在学校机构中实践却会面临更多挑战。因为每种学科的实践都是基于内容的,但每个学科的发展方向却是基于管理的问题。“跨学科”教学的尝试就像是舞者们在舞台上共同表演,跳舞时不能使用语言进行沟通,只能用身体的动作相互配合共同呈现出一个作品。这既需要专业的学科知识也需要纪律来维护。同时集体也在共同思考,这有点像“思想共享”。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策划和吸引各不同的个体共同去做一件事是最有趣的部分。你可以很快达成目的,也可能会发生危险,比如偏离路线等。

admin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 全文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