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 第2页

admin 番号搜索 2020-01-21 352 0

正如中国的哲学家老子所说:道可道,非常道,这种美好的思考方式正是游戏::活力Play::Active工作坊所想探讨的。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中,哥白尼告诉我们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达尔文告诉我们人不是自然的中心。如果我们听人类学家的话,我们可能会听到他们直截了当地告诉我们,西方不是世界的中心。世界的中心是河上的悬崖、麦加的岩石、希腊的地洞,它在任何地方不停地变换和演变。我们观察事物的时候,不仅要分析事物本身,还要弄明白它们的运作机制,一旦你明白了事物的运行规则,你就会知道所有的事情都是如何发生的以及它们是如何互相影响的。

A: 美国激浪派运动对我产生了很多影响,他们把反艺术、反规律、反理性、反常规作为永久的主题在艺术中保持下来,这种做法是可贵而必要的,而游戏本身就是在对抗传统和主流的束缚。另外英国儿童心理学家D.W.温尼科特的过渡性客体 (the transitional object)研究也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温尼科特将玩耍视为儿童学习的方式。对儿童而言,泰迪熊、洋娃娃玩具就是他们的过渡性客体,儿童通过这些客体去理解周围的世界并帮助他们完成各个时期的个人发展和蜕变。我认为艺术对成年人来说就是一种“过渡性客体”。艺术提醒着我们自己是谁,但这一点常常被忘记。而忘记了这点,我们可能就会回到柏拉图的洞穴之中。

 

Q:在工作坊授课过程中你一直强调也从学生那儿学到了很多。这次来西美你学到了些什么? 

A: 我曾经在尼泊尔、墨西哥都开展过英文工作坊。但这次来西安美院,因为我不会讲中文,需要翻译来协助沟通。这让我开始思考如何跨越语言障碍更好地交流。我尝试着在工作坊中放慢进度,以适应学生们的节奏,逐渐了解中国学生是如何思考和行动的。最终我意识到被转化成艺术的物品本身就是催化剂,学生们在工作坊中创作的影像与声音转变成了紧密的链接,它们能够超越种种边界与矛盾,替代语言去沟通。这就像地下文化和亚文化群体的表达语言,然而外人常常无法解读其意义。如果能排除杂音,创造一个互相信任、有足够安全感的团体,那么翻译的障碍或许也就能被克服。

admin
科幻“大神”刘慈欣会读什么书?这份书单请收下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