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单霁翔:不能因为沾故宫就火,就什么文创都做 - 第2页

admin 我要再来一次 2020-02-18 302 0

  恶鸟:更应该是趣味变态。趣味如果是恶、怪、坏,都还是有其秩序的,比如萨德的作品,探讨了恶,电影里也非常恶,但是他是有秩序探讨恶的问题。

  那些儿童片,我觉得恶还不准确,纯粹趣味变态。因为cult book里有一本经典的是雅歌塔·克里斯多夫的《恶童日记》。文学艺术性非常高,一种理性的“恶”,因为对于他人的感情及同理心,正是在将一切换算成疼痛程度的“理性化”过程中失落了。和我们观看的那种儿童的恶,差别巨大。

  澎湃新闻:我明白你的意思。我说这些儿童片是恶,主要是从背后制作的人,他们的目的,这种片子传播产生的效果,这些层面讲的。

  庞雅妮说,以“何家村遗宝展”为例,何家村遗宝是盛唐时期的文物,有很多金银器都代表着盛唐时期的社会风貌和时代风貌。因此,他们从中提炼出了一个创意产品叫“花舞大唐”系列。“‘花舞大唐’主要的文化元素,大多取自于何家村的金银器图案。我们最近与文化公司合作,设计了400多款‘花舞大唐’的文创产品,其中150多款设计已经落地变成产品了,投放市场以后非常受欢迎”。

  若仅仅是知名,并不意味着“出圈”。如今真正“实红”的文物,能深入生活,与你朝夕相伴。

  据庞雅妮介绍,更具“网红”气质的文物活化产品,是“陕西历史博物馆国宝系列全国交通互联互通卡”。这套交通卡包括4张片卡和两张异形卡,4张片卡是博物馆中的“明星”级国宝文物:镶金兽首玛瑙杯、鎏金舞马衔杯纹皮囊式银壶、三彩骆驼载乐俑、鎏金银竹节铜熏炉。

admin
单霁翔:不能因为沾故宫就火,就什么文创都做 - 第2页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