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李陀:知识分子如何面对“手机社会”的挑战

admin 震动安全套 2020-01-19 89 0

  奈保尔:他也许会去伦敦。但这并不是说伦敦就是终点,只是停留。

  澎湃新闻:从这也可以看出,你似乎只提出问题。

  奈保尔:我认为这就是作家要做的事情,他们提出问题,但不给出答案,让读者自己去寻找。通过阅读,找到本质。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只提出问题的作家,你肯定不是那种愿意介入政治的写作者,但与此同时,你的写作都是关于政治的。

  纳迪拉:因为他对一切都充满好奇。他一旦因为好奇而去寻找答案,就会在每件事情上找到缺陷。这也是为什么,他不愿意参与政治。但是奈保尔相信真理,虽然无法找到真理,但我们能接近真理。

  澎湃新闻:《大河湾》预言了非洲的很多事情,里面讲到非洲某国独立后大人物主导新领地开发的事情。那天止庵(作家)说,这是对非洲现实的预言,可是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也发生着,这里到处都有新领地,新区。

  奈保尔:那太有趣了。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从来没有考虑过中国,也没想到在中国有如此相似的地方。是的,也许所有第三世界国家都有这种相似。

‹‹  123  4    ››  显示全文
上一篇:

非遗中国:汉剧

下一篇:

非遗中国:灯彩

admin
李陀:知识分子如何面对“手机社会”的挑战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