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意想不到】BTV竟然是这样打造北京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的?

admin 我要再来一次 2020-02-13 561 0

  又是一年清明时节,家乡满山郁郁葱葱的青松,鲜红如血的杜鹃花,向人们昭示着岁月的年轮。母亲病逝已经20年了,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刻依然呈现在我的眼前。不知道多少个夜晚梦见到母亲,醒来时我总是泪眼依稀,思念悠长。今年清明如期来到母亲坟前,告慰母亲儿子从未走远,依旧在身旁。

  母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她用善良的一生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都称母亲为大姐;母亲用辛劳的一生支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那个年代,豫南的农村家家都不是很富裕,我家也不例外,可以说一贫如洗,没有什么像样的家私,一家人能够吃饱饭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家里姊妹多,父亲又被打成右派回乡,经济十分拮据,生活也很困难。每年米面主粮只能够吃到春节前后,余下的日子主要靠吃红薯、南瓜等杂粮度过,只有等待来年稻谷接上才能稍稍有点改善。一天早晨,母亲外出种地回来,路过村头田埂时,看到一个10多岁的小孩倒在田埂边,母亲赶紧把小孩扶起,背到家中,喂了稀饭后,小孩渐渐苏醒。了解后才知道这个小孩姓詹,家住周边县农村,父母双亡,自己讨饭几年,已经几天没有吃饭饿晕在这的。本来家里也是十分困难,母亲告诉小孩,你不用再去讨饭了,就住在我们家,有我们吃的就有你吃的。这样一来,本来困难的生活,就更加艰难了,善良的母亲还是收留了他。每年无论多么经济拮据,自己的孩子不买新衣,母亲也要一针一线的手缝给他做新衣,添新鞋。一直养大成人,并且送去部队当了兵、后来成了家。直到今天,这位已经70多岁的大哥说起母亲,总是满心感怀,泪流涟涟。他告诉我,没有母亲的收留抚育,早就饿死了,哪还有我现在幸福的一家人。

  母亲是辛劳的一生。在我记忆里,母亲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来了忙,天黑了,把每个孩子洗洗后才最后休息。母亲一天喂猪、做饭、洗衣服、下地干农活,一天忙到黑,一年忙到底,没有休息过一天。小时候家里困难,衣服都是大孩子穿了小孩子接着穿,虽然衣服破旧,但是母亲一有空闲时间就忙着给孩子衣服缝缝补补,让我们姊妹穿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每年的春节姊妹都能够穿上母亲给我们做的新布鞋,这也是姊妹最高兴的事。记得母亲大病了一次,肺部发炎,高烧不退,一大早乡亲们把母亲抬到乡卫生院治疗。母亲醒来看见我站在旁边,第一句话问我怎么没有去上学,让我赶紧上学去。待到下午放学,我飞奔到医院,医生告诉我母亲的病是严重的,但是母亲硬是坚持要回去,说家里离不开她。回到家看到母亲拄着一根木棍带着病在忙活,我问母亲为什么回来了?母亲说,不要紧的,过几天就好了。母亲转身又忙碌去了,我无声地站在那里,禁不住的流出了眼泪。

  关于你说的写作的“现实基础”,我是从我的村庄获得了很多“灵感”。那是胶县、高密、平度三县交界的地方,我父辈生活的村叫大栏。60年代的时候,那里水特别大,那时候我六七岁,脑海里印象最深的东西,第一就是水,我家后窗一推开,就能看到河水滚滚东去。有一年在家休假时,我睡到半夜,看到月光从窗棂射进来。我穿好衣服,悄悄地出了家门,沿着胡同,爬上河堤。明月当头,村子一片寂静,河水银光烁烁,万籁俱寂。我走出村子,进入田野,左边是河水,右边是看不到头的玉米和高粱。所有人都在睡觉,只有我一个人醒着。我突然感到占了很大的便宜。我感到这辽阔的田野,这茂盛的庄稼,包括这浩瀚的天空和灿烂的月亮都是为我准备的。我感到自己很伟大。

  在故乡的那些月夜里,我自然没有找到什么灵感,但我体会了找灵感的感受。好的作家虽然写的很可能只是他的故乡那块巴掌大小的地方,很可能只是那块巴掌大小的地方上的人和事,但由于他动笔之前就意识到那块巴掌大的地方是世界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那块巴掌大的地方上发生的事情是世界历史的一个片段,所以,他的作品就具有了走向世界,被全人类理解和接受的可能性。好的作家,总是千方百计地使自己的作品具有更加广泛和普遍的意义,总是使自己的作品能被更多的人接受和理解。

  “我当然是靠小说成名的,但是我内心深处有一个浓重的戏剧情结”

  宫梓铭: 我看到您最近又创作了一部戏剧《锦衣》,得到了广泛的激赏,您如何看待戏剧和小说这两种创作?

‹‹  123  4    ››  显示全文
admin
【意想不到】BTV竟然是这样打造北京国际电影节颁奖典礼的?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